當前位置: 文博資訊>>觀點集粹

人民日報:“文化+旅游”:在包容中走向繁榮

用魅力文化詮釋旅游,以特色旅游傳播文化

時間:2018-06-22  《人民日報》2018年06月21日19版  王玨  字體:   

按照中共中央近日印發的《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文化部、國家旅游局進行職責整合,組建文化和旅游部,作為國務院組成部門,不再保留文化部、國家旅游局。文化和旅游的融合,隨之成為各方關注的焦點。

如何用獨特的文化內涵和文化魅力詮釋旅游,又如何用旅游更好地傳播特色文化、提升文化軟實力,值得探索。

文化遺產類景區成為熱點

堯都平陽陶寺考古成果展、臺北堯都文化旅游節推介會、全球華人祭拜堯帝大典、堯文化高峰論壇、《堯頌》演出……6月9日至15日,首屆堯都文化旅游節在山西臨汾市堯都區舉行。堯都區位于山西省中南部,地處汾渭平原汾河谷地核心地帶,晉、陜、豫黃河金三角中心,遺存有堯廟、堯陵、堯居等豐富的堯文化旅游資源。臨汾市委常委、堯都區委書記陳綱說,通過舉辦堯都文化旅游節,深入挖掘堯文化蘊含的思想觀念、人文精神、道德規范,實現時代要求與歷史傳承的有機結合和繼承創新,讓堯文化展現出魅力和風采,讓更多的人領略堯文化豐富的歷史內涵。

近年來,依托文物、建筑群、遺址等文化遺產,通過節慶、研討、演出、展覽、交流合作等形式,各地紛紛借助文化遺產地,打造文化名片。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張頤武表示,地方經濟發展到一定程度就會存在一定的文化焦慮,挖掘當地的文化淵源、文化古跡成為內在動力和需求。

文化和旅游部的成立,也帶來新的發展契機。隨著我國旅游休閑經濟的發展,文化遺產的優勢日漸凸顯,文化遺產地擁有豐厚的文化資源,成為文化和旅游深度融合的良好載體。中國古跡遺址保護協會理事長童明康說,文化遺產和旅游是一種相互包容、相互融合、共同繁榮的關系。文化遺產需要旅游實現和發揮其價值,而旅游需要文化遺產作為它的資源。相關數據顯示,2017年文化遺產類景區總體預訂情況呈火熱態勢,同比2016年增長高達1.3倍。游客出行高峰期集中于下半年,8月與10月客流量達到頂峰,分別占全年旅客流量的15.52%和16.30%。2018年1—5月,赴世界文化遺產類景區出游人次較去年同期增長17%,文化遺產類景區已經成為新的熱點。

保護和利用的關系成為焦點

作為人類罕見的、目前無法替代的“財富”,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和世界遺產委員會確認的世界遺產,更是成為旅游的熱門。目前,我國擁有世界遺產52處。相關數據顯示,黃山、峨眉山、故宮、長城、都江堰、南岳衡山、明孝陵、秦始皇陵兵馬俑、四川大熊貓棲息地、鼓浪嶼成為國內最受歡迎的十大世界遺產景區。

然而,在文化遺產類景區火爆背后,安全、管理等問題也被一再提及。有專家指出,在文化遺產地的保護中,火災對文物本體造成的損害尤為嚴重。尤其到節假日期間,客流、人流的增大為安全事故埋下了隱患。國家文物局披露,2017年,全國發生文物火災事故共17起,其中,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6起,電氣引起的3起,用火管理不善引起的1起。究其原因,一些文物單位疏于管理,文物消防安全責任落實不到位;電氣火災隱患十分突出,整改工作不到位、不徹底;一些單位依然存在售賣和燃燒超標準香燭的行為;一些地方消防設備設施配置不規范,日常巡查演練不到位。文化遺產地的安全問題,需要引起各方的重視。

另一方面,在利用文化遺產地的過程中,也出現了開發過度、無序管理等問題。近年來,鳳凰古城、麗江古城就相繼被曝過度開發,影響了游客的體驗,也影響了當地的文化品牌。

中山大學旅游學院教授張朝枝說,文化遺產保護與旅游的矛盾碰撞主要表現在幾個層面,一是旅游性碰撞,即游客的旅游活動對文化遺產造成的影響,如亂刻亂畫、亂扔垃圾、超載等;二是管理性碰撞,主要是指由于管理手段與方法不當造成的遺產保護問題,如清潔、清洗、維護方法不當;三是開發性問題,主要是指對遺產及其周邊環境的開發建設造成的毀滅性破壞;四是觀念碰撞,主要是指利用方式與遺產保護的價值觀差異導致的文化遺產利用矛盾。“這幾個問題在旅游發展的不同階段有著不同的表現形式,但其中遺產價值認識的矛盾碰撞貫穿始終。”

如何在文化遺產的保護和利用之間達成平衡,需要凝聚政府、社會、民眾等各方智慧。中國文化遺產研究院院長柴曉明認為,保護和利用并不是一對矛盾,而是一種相輔相成的關系。“如果處理好了,既可以促進文化遺產的保護,又可以發揮文化遺產應有的社會、文化、經濟、情感等價值,也可以讓文化遺產更好地傳遞給子孫后代。”

探索文化和旅游融合標準成為重點

近日,中國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全國委員會秘書處致函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中心,正式推薦良渚古城遺址作為2019年世界文化遺產申報項目。在良渚古城考古發現的基礎上,借勢文化遺產地保護,良渚遺址培育發展以文化創意、規劃設計為主體的零污染產業,良渚遺址周邊現已建成3個特色園區,除了旅游小鎮良渚文化村,還有展示良渚文化的良渚博物院,聚集文創產品和工業設計的夢棲小鎮。昔日的采石場、化肥廠所在地,如今已成為國家AAAA級旅游景區。浙江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長劉斌說,良渚古城遺址的考古實踐證明,遺址保護必須得到政府支持、法律保障和資金保證。

在文化和旅游深度融合的背景下,突破以往“機票+酒店+門票”的簡單旅游概念,文化遺產地增加了很多休閑娛樂產品。全國各地也紛紛加快資本運作,完善相關產業鏈條。山西加快推動文旅產業發展,千歲國際實業集團將文旅實體項目通過合理架構進行填充,實現整體主板上市。河南發布旅游產業轉型升級行動方案,洛陽旅發集團加快上市。中國旅游協會名譽副會長王軍認為,近年來,旅游經濟快速增長,產業格局日趨完善,市場規模品質同步提升,而文化旅游公司的上市,將加快引領文旅融合。

與此同時,文化遺產的保護也被一再強調。清華大學國家遺產中心主任呂舟說,文化遺產保護語境下的文化旅游活動,必須強調對遺產的保護。“從可持續發展的角度,應當有效管理旅游活動的規模。在研究和評估遺產地空間承載力的同時,應積極推動遺產地社會和文化承載力的研究和評估。文化旅游活動本身是對遺產價值的傳播,改善和不斷提高旅游體驗的品質,是促進遺產地價值傳播的積極方式。旅游應當尊重遺產地社區的權利,鼓勵平等的文化交流,加強遺產地社區的文化自信和自豪。”

在這個過程中,如何處理好文化遺產和利益相關方的關系值得思考。作為中國世界遺產中的活態文化遺產,云南哈尼梯田特別注重保護利益相關方,將如何改善百姓生活貫穿全過程,對82個傳統村落實施保護,政府與專業機構密切合作,鼓勵村民用傳統材料修繕蘑菇房,同時對內部進行適當改造,滿足村民改善居住條件的要求;對于部分不協調民居,通過編制規劃納入未來逐步整改的范疇,或者進行外立面適度改造,盡可能保留建筑功能。

從中國長城、北京故宮等被列入世界遺產算起,中國的申遺之路已經走過30多年。在世界遺產數量不斷增多的同時,保護文化遺產的觀念也不斷深入。

張朝枝指出,文化遺產與旅游融合,還可以從以下3方面去努力:一是建立包容的遺產價值觀,即要尊重專家的遺產價值判斷,也要充分理解各利益相關者對遺產價值的訴求,特別是要尊重遺產真正的主人即社區居民的遺產價值理解與訴求;二是要建立遺產保護標準的共識,要充分認識到遺產保護國際準則的動態性與多元化,不必過分教條化遵照國際準則,要立足中國國情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建立遺產保護標準的規則;三是要增強遺產利益相關者的文化認同,增強遺產保護的責任感,增強文化自信。(王玨《人民日報》2018年06月21日19版)


   



3d包组三